飞艇

主博@露舟,这边不会再更新了。

飞艇嘛,就是放飞自我的船(。)

【周叶ABO】雨日 9

*原作向

 


“小周?”叶修用自己的额头贴了贴他的,确认是真烧起来了。年轻的Alpha整个人都倚靠在他身上,像一只软绵绵的大动物。他又用手轻轻拍了拍怀里人的脸,而对方只是因此不安分地动了动,温度过高的脸颊蹭在他的肩窝上,丝毫没有要醒来的征兆。


……要糟。


叶修维持着这个姿势坐了几秒,接着便将手伸进对方裤子口袋里,把车钥匙掏了出来。他一边轻柔地将周泽楷的手放到自己肩上,一边在他耳边道:“先跟我上去?我那好像有点常备药……”


 

周泽楷乖乖地被他从车里一点点挪出来,闻言也没有反应,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。叶修好不容易关上车门,锁了车,托着他的腰往自己身上提了提。比他还高三厘米的男人当然算不上轻,看着瘦削,其实隔着衣服都能摸到其下流畅的肌肉线条。这份重量一旦彻底压在他身上,叶修一时便没站稳,立刻往后滑了两步,撞上了小巷的白墙。周泽楷倒还稳稳当当地俯在他身上,单从造型上看,其实还挺像一次壁咚的。


“如果不是看上去挺真的,我就要怀疑你在撒娇了。”叶修在他红通通的脸上掐了一把。


 刚刚熬了一整夜,又被这猝不及防地一撞,叶修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地发黑。靠在墙上休息了一会,他便搀着周泽楷继续往楼上走。清晨的兴欣网吧客流量还算少,老板娘和几个员工都在前头吃早餐,他搂着周泽楷从后门绕上楼梯,一路幸运地没碰上人。等终于挨到了储物间的门,叶修只觉得肩膀上是坠了铅般的沉重,摸索着开了门,就连人带己地倒在了床上。


床很窄,床头还垒着一堆堆破旧纸箱类的杂物。两个人的重量一下子被抛上去,很有点历史的小木架床立即发出了不堪重负的一声“嘎吱”。眼看堆着的东西有要坍塌的架势,叶修立即弹了起来,在杂物一股脑倒下来之前扶住了它们。等声响好不容易都静了下来,他才缓了口气,回头去看床上躺着的男人。


我该拿你怎么办呢?


昨天下了一场大雨,但周泽楷身上干净清爽,不像是淋雨感冒的样子——当然也有可能是让车里的空调给生生吹干了。病毒性感冒吗?现在也不是流感高发的季节。拿不准病因就没法决定吃什么药,叶修叉着腰踌躇了一会,最后还是采取了最保险的方法,冷敷。


他拐出门去,回来时手上便上了湿毛巾和一盆清水。周泽楷仍紧紧闭着眼,他便在床边坐了下来,拿着毛巾轻轻覆在熟睡人的额头上。


  


 

 

周泽楷醒来时,首先感觉有人在吻自己。


那人的嘴唇很软,令人回忆起某种牛奶冻,或者其他又甜又滑的东西。这委实是个纯情的吻,舌头都没有探进来,只在他唇上慢慢地碾磨了一阵,催着他下意识地跟着张开了嘴。接着一股清凉的水便由此渡了进来,一口哺毕,柔软的触感离开了数秒,接着另一次温柔的传递。


他当然知道这是谁,但心里好像也被水润过了,只觉得懒懒的,一下也不想动。那人如是渡了几次,最后还用舌头在他唇上轻轻地舔了一圈,——经过几小时高温的炙烤,那里已经太过干燥了。


等最后叶修再把额头贴上来试温度的时候,他才突然伸出手,猛地把人拉进了怀里。这次的力道过了些,叶修一下被他揽到了床上,还被带着滚了一圈,顿时被逼到了贴着墙的那一侧。小窄床因此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,方才叶修还小心护着的废料总算塌了个干净,扬起了一大片灰尘。


 

而叶修被周泽楷锁在墙边,目瞪口呆:“……很能装睡啊你!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

 

 

“刚刚。“周泽楷心满意足地蹭着他。

 

 

 

“还没问你,怎么把自己弄发烧了?”

 

 

 

“太想你了。”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一路上心急气闷,再加上这段时间来长期压抑着的情感一招爆发——没有Alpha能忍受自己的Omege离开视线,坚持到兴欣楼下已是极限,熄火那一刻便坠入了仿佛爆炸般的头疼地狱里,根本没注意什么时候发起了高热。现在想想,应该是信息素过载之类的问题。

 

 

 

某种程度上,这句话也没错。

 

 

 

“……”叶修看上去是颇想吐槽两句的,刚想开口,就听外边的楼梯咚咚咚地猛响了几阵,是陈果被刚刚的响声惊动,跑上来看情况了。她直接在外边擂起了门:“叶修?!你在搞什么?”

 


“没事!刚从床上摔下来了。”叶修一手捂着周泽楷,一边大声回答:“那个,老板娘,今晚能不能请个假? 我有个朋友要过来……”


“……男朋友。”周泽楷在他指缝间嘟囔了一句。


这会怎么就有精神了!叶修怒得在他腰上掐了一下。周泽楷痒的微微蜷了起来,差点真的掉下去。门外陈果还在絮叨:“你才上工几天就要请假呀?行吧,工资的事明天和你另算……”


剩下的话,叶修已经听不清了。周泽楷捧着他的脸,吻了上来。


有那么一会儿,叶修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——几个月前的嘉世宿舍里,他们也是这么在苏沐橙看不见的地方吻在一起,啊,还做了一点不太好描述的事……但接下来他就被化在这个吻里了。周泽楷吻得这么细致绵长,仿佛有一千一百句开不了口的话都被以唇舌直接倾诉。而确实也是这样的,失去叶修消息的那几天里,来的路上、使人焦躁的大雨里,周泽楷的确酝酿了很多句话,气愤的“为什么不告诉我”,小言的“我在你心里能排第几”,还有更多失望的难过的……现在他都不想说了。只剩下最重要的、必须要说的那句。


“让我标记。”他说。

 

 

 

TBC

 

 

#为啥会发烧,其实是因为信息素过载……(这个理由不要太扯淡,不管了,就这样吧)

 

连载至今文前的标识从“原作向练肉小短文”变成“原作向小短文”到现在的“原作向”……终于马上就完结了哈哈哈(。)想把前文修一修再完结,所以下一更可能要过一段时间(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19)

热度(2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