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艇

主博@露舟,这边不会再更新了。

飞艇嘛,就是放飞自我的船(。)

【周叶ABO】雨日 8

*原作向小短文

 

变数来的远比周泽楷想过的要快。在他原本的计划里,他和叶修的关系在既定的道路上走的还算稳当,一步都未踏错过。几次见面过后,他也到了恋爱某一阶段常见的安稳状态里。潜意识里,他也总是以为,哪怕是凭着信息素带来的姻缘,叶修道路的终途也必然是指向他的——所以在那人退役的消息传来时,他的第一反应倒不是惊讶,而是没来由的慌张。

 

新闻传来时还是一个普通的训练日。刚结束一上午的训练,食堂里的轮回众心情均是赛季里难得的放松。外边冷湿空寥,里面却是一派暖融融的饭菜香,人声笑语环绕在他周边,自进来就没有断过。没人注意挂着的电视,直到有人嚷嚷了一声:“哎——谁把电视调大声点!”

 

人群不自觉地静了几秒。只听电竞频道里的主持人以一种非常平稳的语调缓缓道:“——著名选手叶秋宣布退役,嘉世今晨召开记者招待会解释——”

 


电视只来得及漏出这一句议论,旋即被人群骤然发出的惊呼掩过去。画面切换成了战队经理讲话的现场,西装革履的男人在话筒前讲着什么,全数被嘈杂的人声盖过。只有屏幕下方滚动着新闻梗概:战队成绩不佳,队长引咎辞职……

 

一场发布会足足了占据整个午间新闻的时长,关于事件主角的去处却一字未提。嘉世只表示他拒绝了在战队中继续担任指导,并祝曾经的队长未来人生顺利如意。

 

“怎么就退役了?好突然!”

 

“我看是有鬼,叶秋再怎么说都还可以打两年吧!”

 

“上次比赛,我就觉着他们队里气氛不大对,——不管怎么说,少了叶秋,嘉世还能怎么着?哈哈!”

 

而他一直盯着屏幕,全然没注意周边的人说了什么,仿佛有一层透明的壁,将他与这些乱声隔开了。主持人说了再见,新闻结束的乐声响起,他也只是把眼神从电视上挪了下来,放回餐盘上,停住不动了。

 

直到吴启用手肘捅了捅他,试探道:“队长?”

 

这一下敲醒了他。他转过头去看吴启,还未来得及解冻脸上的表情,就听江波涛为中午的大新闻做了总结:“没有叶秋,感觉荣耀赛场都不那么完整了。”

 

何止是赛场不完整。

 

他心想。握筷的手垂了下来,道了声:“我先走了。”


 

难得的休息日,他驱车前往H市。

 

得到消息的那天他就给叶修留了言,短短三个字,“在哪里”。叶修想来是遭到了一轮信息轰炸,晚了几天才回复,也是简洁利落地丢了一行地址上来。这天正赶上夏末的最后一场雨,初秋的风送着雨水撞到车窗上,在挡风玻璃的两侧飞快地往左右滑落。雨天的高速路上事故多发, 他被卡在了离H市仅二十公里的地方。前方发生了五车连撞的大事件,同一侧的车道均停止通行,无数铁皮盒子停在柏油路上,任同一片天的云一遍遍将水淋下来。

 

经过几天的沉淀,周泽楷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心平气和,即使在离叶修只剩这么一点路的地方堵了几个小时,他也只是熄了火,向后靠在了座椅上,第一次点起了一支烟。烟气从留了一线的窗户缝中散了出去,雨点投桃报李般打了进来。落到他的手背上,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:又是雨天。

 

 

 

如果不是一大清早就被陈果支出来倒垃圾,叶修也许一整天连网吧的门都不会出。刚熬了一整晚,本准备丢了袋子就回楼上睡觉,他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往回走,才在树荫下瞧见了一辆陌生的车。兴欣网吧一面临街,另一面靠着一条狭窄的巷子,很少有没见过的车停在这边。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就站住车边不动了。

 

 

周泽楷的头正抵在车窗边上,随呼吸一下下地上下晃动。他睡得很沉,都没有发现叶修已经站到了离他这么近的地方。玻璃外还糊着一层昨夜的水滴,叶修把周泽楷的轮廓从窗上擦出来,才抬手敲了敲窗子。


从这个角度看,周泽楷的睡颜有一种安静柔软的感觉。他看着车里的人一点点开始颤动眼睫,露出少见的迷糊神色,接着抬起头,望向声音的来源。

 

好像有一点光落进了那双眼睛里。车门猛地被推开,叶修刚闪到一边去,就被人攥住了手腕,踉踉跄跄地拉进了车里。周泽楷抱得太紧,他只能把双手撑在座椅上,勉强撑起上半身,不一会就在Alpha的怀抱里感到热了起来。

 

“小周?”弄不明白眼下什么情况,但显然不适宜就地发情,叶修推了推他,“这里不行!收回去——”


数月不见,他都快忘记真正被信息素笼罩该是什么感觉了。半晌没有回音,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什么不对。周泽楷没说话,抱着他的手却慢慢松开了。叶修伸手去揽他,却没防住他的头猛地坠在了肩上,透过衣料都能感到其上的热意。

 

他的额头滚烫。



TBC

评论(19)

热度(2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