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艇

主博@露舟,这边不会再更新了。

飞艇嘛,就是放飞自我的船(。)

【周叶ABO】雨日 6

*原作向练肉小短文(但是这一节还是纯情的恋爱故事)

 

 

——


领完奖,叶修就先下去了,留周泽楷站在台上,眼睛跟着他的背影在人流中转来转去。等到说完一套场面话,司仪宣布了活动结束,他也不去和随行的工作人员打个招呼,直接沿着叶修走过的路径跟上去,沿途引来无数路人的惊呼——直到推开了截断叶修身影的那扇门,在短暂的黑暗中,被一只手拦了下来。

 

外面的喧嚣被隔在门外,世界也被这门分为两半,另一半的空间狭小昏暗,只靠外面黯淡的天光撑着让视线不至于没有落点。他就这么看着叶修,等外面尾随来的人声远去了,才低声道:“在等我?”

 

“没,”叶修诚实地摇头,“外面下雨了,我没带伞。”

 

好像还怕周泽楷不信似的,他伸手推了推旁边的把手。原来这不是什么小储物间,这就是一个暂时无人的过道,通往真正的安全出口。雨丝斜飞进来,带进的光有一瞬照亮了叶修的脸,然后又随关门的动作暗了下去。

 

周泽楷完美地捕捉到了这一瞬间,毕竟从进来开始,他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叶修的脸。他仍压着声音,但再迟钝的人都能从中听出笑意:“来找我的?”


“不是说了么,来挣键盘的。”叶修示意他看自己怀里的奖品,“之前的有点不趁手了。”

 

周泽楷不说话,只看着他。叶修被他的自信逗乐了,也半真半假地说:“当然也是看见广告,想来和枪王大大一决雌雄的。”

 

周泽楷也想起了广告牌上的标语,但他没接这记打趣,反而顺着说:“决出来了,”他指指自己,又指指叶修,“我赢了。”

 

“嗯嗯,你雄你雄。”叶修这下是真笑出来了,“我就是来赢个键盘的 ——”

 

“以后生孩子的也是你。”周泽楷意有所指地看看叶修尚还平坦的小腹,给他加了一点身为O的自觉。叶修还在“好长的句子”和“说的好像我以后要给你生孩子一样”两个槽点里抉择,就见周泽楷往他头上披了什么东西:“什么?”

 

“衣服。”周泽楷拿出的正是刚刚活动主办方送给他的、一枪穿云的cosplay服装,他把那件风衣扯平了裹在叶修头上,然后像怕叶修听不懂一样,解释道,“我也没带伞。”

 

就算加了这句,叶修还是没理清两者间的关系。但接下来他就被周泽楷握住了手,一头撞进了门外的雨幕里。


刚刚叶修推门时外头还是毛毛细雨,这一会过去就成了有点分量的中雨。周泽楷给叶修披了衣服罩着,自己没什么遮拦,还在回头补充说明:“我家近!”


……谁说我要和你回家了?叶修连莫名其妙都来不及,就见街边有几个女孩一眼认出了周泽楷,心里一紧,没等尖叫响起就任周泽楷拉着自己猛地往一边跑去。两个男人拉拉扯扯地在街上跑本来就有够显眼,更别说一方还是人气爆棚、刚刚才从台上下来的本市大神。叶修百忙之中只来得及把头上的衣服再拽下来一点,看不见脸是最好。他心里冒出一种很不恰当的比喻,现在这个样子,好像他们俩是旧社会一对被拆散的小情人,周泽楷是在大婚之夜来抢新娘的痴情郎君,头上顶着的这件衣服就像红盖头。而现在他们在愈演愈急的雨中拉着手一路跑,简直就是一场违背礼数的盛大逃亡……

 

……幸好周泽楷说的近是确实近。他回身揭下叶修头上的衣服时,叶修还没从越想越吓人的脑洞中回神。周泽楷看叶修一脸没缓过来的表情,抬手在叶修脸上很亲昵地轻拍了两下:“到了。”

 

“到了?哦到了。”叶修猛地清醒过来。他这副难得迷糊的样子实在可爱,周泽楷没忍住,低头在他脸上很响地亲了一下。

 

他们在单元门口的台阶上,而这可是S市的商业区——小区虽还挺高档,也挡不住来来往往的行人。叶修被他吓了一跳,忙回头看看附近有没有人。这一回头就让他撞上了某位大爷的视线。那位大爷撑着伞漫步雨中,遇上他的眼神也显得很镇定,甚至还朝他笑了一下,仿佛在说“AO之间嘛,我懂我懂”。

 

周泽楷在他身后扑哧一声笑了。从单元门到电梯里,他嘴角上的弧度就没有再弯下去。直到上了楼,把钥匙一甩、人也领到了浴室门口,他才很不舍似的放开了叶修的手,对他说:“洗个热水澡。”

 

即使有衣服罩着,也还是挡不住乱飞的雨滴。湿衣服粘着容易生病,是该洗一洗,只是周泽楷自己都快湿透了,显然是更需要热水澡的那个人。叶修盯着周泽楷看了三秒钟,见他还是那副自若的样子,也就没再矫情。


周泽楷家浴缸很大,泡进去后整个人可以慢慢地一点点沉下去,他在热水包围下几乎酝酿出了一点睡意,直到准备起身才猛地想起:衣服没带。

 

 


下一秒问题就得到了解决。周泽楷直接推开门进来了。

 

他把自己收拾了一下,上身没穿,但换了条干爽的裤子,头发也拾掇得半干。这一进来,先是把叶修的衣服放在了一边,接着就拿起了浴巾,对着叶修说:“帮你擦干。”

 

好直接!叶修愣了一下,还是乖乖从水里站起来,任周泽楷将毛巾抖开,温存地把他裹在里面擦拭。借了浴缸的高度,这个位置的他要比周泽楷高上不少,切身感觉着半湿半干的头发茸茸地在锁骨上扫动,莫名地很痒。这种温情画面不适于笑场,他打算先不动声色地把人推开,挽救一点气氛。但下一刻,那颗脑袋就不动了,乖乖静了下来。

 

周泽楷把脸贴在他胸口上,双手抱住了他。

 

 

 

 

TBC

 

 

 

评论(14)

热度(2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