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艇

主博@露舟,这边不会再更新了。

飞艇嘛,就是放飞自我的船(。)

【周叶ABO】雨日 1

*原作向

*标题就是“下雨的时候日”的意思,写个短文练一下肉><

 

外链

 


 

好像每次见到他,都是在下雨天。

 

过于准确的巧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,好像天不下雨,他们就没了见面的理由和条件。但这段关系的开始,又是真实发生在雨天——甚至他有时都会想,如果那天没有下雨,他和叶修是不是就永远都如从前一样,永远都是纯洁的对手关系,场上竞争,场下客气。但常言道过,未标记的AO之间哪有什么纯洁的关系,衣冠楚楚和天雷地火之间,往往不就差那么一条线。

 

第六赛季末,他们间的那条线终于燃烧殆尽。

 

那本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比赛日。春夏交接间,S市阴雨绵绵,往往一下便是一整天。走出场馆时他才发现外面仍在下雨,伞却落在了休息室。场馆离宿舍不远,他跟队友们说了一声便转回去拿了伞,等再回到出口,就看见了叶秋。

 

 

 

叶秋一个人站在雨幕前。阴雨天的弱光浅浅地照进关了灯的通道出口,勾显出一个略见削瘦的背影。和着耳边沙沙的白噪音,他竟莫名从神一般的前辈身上看出了一点安静的孤独感。这场是嘉世以小比分落败,队员们很早便负着气走了,刚刚他还看见印着嘉世Logo的大巴一路开出了大门……叶神,这是被落下了?

 

他停下脚步,还在犹豫是否上前。倒是叶秋听到了他的脚步声,侧过头来,一下子笑了:“是小周啊,正好正好,送我一程怎么样?”

 

 

 

开始雨不大,两个男人挤在一把小伞底下也不觉得多难熬。十几米后,雨声骤然作响,豆大的水珠砸在伞面上,也从四面空隙被风直送进来。两人挨得更紧了些,踉跄着跑了一段,雨天的石板路湿滑难行,叶秋一步没落稳,接着便紧紧攀住了他的腰。

 

他就在这时闻到了叶秋信息素的味道。

 

叶秋是Alpha,这本是件联盟内没人会质疑的事。强横的实力摆在那,联盟内无数A都没能将其打落神坛的人,说是Beta都觉得不可思议,谁会猜他是Omega? 加之这位大神素来行事低调,连脸都没公开露过几次,更别说让人见到他的档案,理所当然便形成了这样的概念——但信息素从不说谎,A不可能闻到另一个A信息素的味道,Beta吗?也不可能,Beta的味道没有这么明显,也不可能这么——

 

叫人发疯。

 

 

 

几乎是叶修弯下腰的瞬间,他已伸手将人捞起来,用力压进自己怀里。伞滚到了地上,没有人会在意它了。他把脸埋到叶修耳后,近乎贪婪地汲取着那份愈来愈浓烈香甜的气味。相契的信息素于AO来说无异于春药,他到此时才真正懂得了高中生理课上老师讲过一遍遍的内容——没有什么抵挡得住信息素。理智不能,情感也不能。太过契合了,如同拼图,也如同齿轮,紧密贴合到令人恐惧的程度。周身几乎立刻就被气味引燃,烧着似的发起烫来。

 

叶修在他的耳边微微喘着气。大雨倾盆,满天地都是冰凉一片,他的呼吸却仍是灼热,“还是……没能压住。”

 

他本就处在危险期。长期服用抑制剂的后果一朝爆发,支撑完比赛已是极限,即使赛后躲着打了一针,如今看来也只是聊胜于无。嘉世的大巴早已驶离,发情状态的O身娇体弱淋不得雨,大后天还有比赛——这都是他留在场馆的理由。不过明知对方是Alpha,还是抱着侥幸的心让对方送自己一程……落到这样的境地,实在也不能算意外。但前因后果此时都不重要了,没有人会再关心——他抬起头,看见了青年泛红的眼睛。

 

“小周是Alpha吧?”他问。

 

周泽楷咬着牙,点了点头,他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不敢做,仅存的理智拷打着他,警示他,一旦决堤,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

 

但叶秋一点也没准备放过他。他像松了口气似的,放任身体软在了对方身上。

 

“……前辈?!”

 

“不能标记……”叶秋说。

 

“……其余,怎样都行。”

 

 

TBC

 


评论(10)

热度(415)